当前位置:首页 > > 案例指導

周鐵紅與郭瑞剛案(2009)民申字第156號

发布时间:2013-04-16 13:22:51 来源:

【裁判要旨】因先用權作爲對抗專利侵權指控的抗辯權,先用權人所實施技術或者外觀設計的來源是受到一定限制的,即應當是先用權人在專利申請日以前自行研究開發、設計或者合法從第三方取得的技術或者外觀設計。假使本案郭瑞剛在申請日前生産和銷售了被控侵權産品,其主張先用權抗辯時,也應當舉證證明其在申請日前實施的外觀設計具有合法的來源。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書
 
(2009)民申字第156號

  申請再審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郭瑞剛。
  委托代理人:郭紹安(系郭瑞剛之父)。
  委托代理人:齊伍軍。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周鐵紅。
  委托代理人:許國強,河北實同律師事務所律師。
  申請再審人周鐵紅與被申請人郭瑞剛侵犯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一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5年1月27日作出(2005)冀民三終字第6號民事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2009年2月,郭瑞剛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郭瑞剛申請再審稱,1、其在原審中提交的證據足以證明2002年11月6日前其已經開始生産與周鐵紅專利産品相同外觀的玻璃鋼船。一審提交了證人的書面證言,證明涉案專利申請日前就生産出被控侵權産品,但一審法院沒有通知證人出庭,並不是證人無故不到庭,二審法院采信了出庭作證的證人證言,卻錯誤認定郭瑞剛構成侵權,並于法無據地認爲在先使用還需要發明創造的正當合法性。2、二審判決對本案的處理僅適用了民事訴訟法,沒有適用專利法,因沒有適用實體法,作出的判決無法律根據。請求本院對本案進行重新審理,依法駁回周鐵紅的訴訟請求。
  被申請人周鐵紅稱,郭瑞剛主張其享有先用權無證據證明,也無證據證明其在先使用的技術有合法的來源,原審判決並無不當。請求依法駁回郭瑞剛的再審申請。
  原一、二審法院經審理查明,周鐵紅于2000年3月9日個人出資成立了唐海縣鵬泰玻璃鋼制品廠,2002年11月6日向國家知識産權局申請了名稱爲“船”的外觀設計專利,2003年12月24日獲得授權,專利號爲ZL02369742.3。
  2004年5月16日,周鐵紅向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稱,其發現郭瑞剛(唐海縣九農場金鼎玻璃鋼制品廠的業主,該廠2002年7月8日注冊成立,經營各種玻璃鋼制品)自2002年底開始制造、銷售的玻璃鋼船和其獲得外觀設計專利的玻璃鋼船形相似,郭瑞剛的行爲侵犯了原告的專利權,請求法院判決郭瑞剛停止侵權,銷毀侵權産品及模具並賠償經濟損失6萬元。
  一審法院認爲,周鐵紅的專利權依法取得,應予保護。周鐵紅的專利保護的是外觀設計,不是玻璃鋼制品的工藝技術,故郭瑞剛提交的證明玻璃鋼手糊工藝流程爲公知技術的證據與本案訴爭無關。郭瑞剛提交的證明其在2002年4、5月就生産被控侵權産品的證人證言,由于證人無正當理由未出庭作證,故對該證據不予采信。郭瑞剛無有效證據證實其在原告專利申請日前就生産出涉案産品或已作好生産准備,其關于享有先用權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郭瑞剛提交的唐海縣鵬泰玻璃鋼制品廠向唐海縣人民法院起訴張小東及唐海縣九農場金鼎玻璃鋼制品廠侵犯其生産工藝和生産方法等商業秘密糾紛案件的材料與本案專利侵權糾紛無關。郭瑞剛生産的被控侵權産品的外觀與周鐵紅的專利産品相同,其行爲侵犯了周鐵紅的專利權。由于從周鐵紅提交的其2004年5月26日購買郭瑞剛生産的玻璃鋼船的收據及照片可以確定,郭瑞剛銷售被控侵權産品的時間應當爲2004年4、5月間,所以周鐵紅主張郭瑞剛于2002年底即開始生産侵權産品的主張沒有證據支持。據此,一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八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二款的規定,于2004年9月1日判決:一、郭瑞剛生産的玻璃鋼船侵犯了周鐵紅的專利權,本判決生效後,郭瑞剛立即停止侵權,銷毀侵權産品、半成品及模具。二、本判決生效後十日內,郭瑞剛賠償周鐵紅3萬元。三、本判決生效後三十日內,郭瑞剛在當地報紙上向周鐵紅賠禮道歉,內容須法院同意。案件受理費2310元,其他訴訟費1155元,證據保全費600元,共計4065元由郭瑞剛承擔。
  郭瑞剛以自己享有先用權,依法不構成專利侵權;周鐵紅的外觀設計專利沒有繳納有關費用應屬無效;被控侵權産品與涉案專利不一致;一審判決賠償原告3萬元沒有法律依據等爲由,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爲,1、郭瑞剛提交國家知識産權局2003年10月10日發出的要求周鐵紅2003年12月25日繳納費用的通知書,以證明周鐵紅沒有繳納有關費用視爲放棄了取得的專利權,由于該通知要求2003年12月25日前繳納專利登記費等,而2003年12月24日周鐵紅獲得授權,可以推定其已經按規定履行了取得專利權所需的必要手續。且郭瑞剛未提交關于該外觀設計專利法律狀態的其他證據,因此周鐵紅合法擁有涉案外觀設計專利。2、郭瑞剛提交了周鐵紅的外觀設計專利文件,以證明周鐵紅提交法庭的照片與授權公告的外觀設計專利産品不一致。將外觀設計專利中的圖片分別與一審法院采取證據保全措施拍攝的郭瑞剛生産的玻璃鋼船以及周鐵紅提交的照片進行對比,兩組照片同授權公告的外觀設計專利産品相同。郭瑞剛稱其生産的産品與涉案專利産品不一致的主張不予支持。3、郭瑞剛提交的周鐵紅的起訴狀、唐海縣人民法院(2003)唐民初字第467號民事判決,以及張春海、楊如言、李相業等人的出庭證言僅說明郭瑞剛生産相同的玻璃鋼制品或生産三種型號的船,沒有明確對船的外觀,無法證明2002年7、8月就開始生産與周鐵紅享有外觀設計專利相同外觀的玻璃鋼船。享有先用權還需要具有其發明創造的正當合法性,對此郭瑞剛亦未提供證據證明。因此對郭瑞剛主張其享有訴爭專利的先用權不予支持。4、因訴爭外觀設計專利的公告日至原告的起訴日僅爲6個月,二審酌定賠償數額1.5萬元。因專利權主要是一種財産權不涉及專利權人的人身權,故一審判決賠禮道歉不當,應予撤銷。據此,二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之規定,于2005年1月27日判決:維持一審判決第一項,撤銷一審判決第二、三項,改判郭瑞剛賠償周鐵紅1.5萬元,于本判決生效後10日內付清。一審案件受理費2310元,其他訴訟費1155元,證據保全費600元,共計4065元,由郭瑞剛承擔3000元,周鐵紅承擔1065元。二審案件受理費2310元,由郭瑞剛承擔1310元,周鐵紅承擔1000元。
  本院經審查,原一、二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基本屬實。
  本院認爲,郭瑞剛申請再審時提交的證據均爲原審中證明其擁有先用權所提交的證據。證人證言僅能證明郭瑞剛在2002年4-6月,生産大中小三種規格的玻璃船,證言並沒有對船體外觀形狀進行描述。郭瑞剛關于證人證言證明了其生産被控侵權産品的時間在本案專利申請日前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在另案中,唐海縣人民法院以(2003)唐民初字第467號民事判決審理查明,“被告張小東違反協議,2002年1月離開原告唐海縣鵬泰玻璃鋼制品廠,並于2002年4月去被告郭瑞剛籌建的唐海縣九農場金鼎玻璃鋼廠工作,使用在原告處學到的生産玻璃鋼制品的工藝、技術爲被告生産玻璃鋼制品……郭瑞剛先錄用張小東,後建金鼎玻璃鋼廠生産玻璃鋼制品,並于2002年7月8日領取了營業執照,生産玻璃鋼船及與原告基本相同的玻璃鋼制品”。郭瑞剛認爲該判決已經認定了2002年7月8日其生産與周鐵紅相同的玻璃鋼船,與事實不符。周鐵紅在起訴狀中稱,“郭瑞剛2002年7月8日成立玻璃鋼制品廠,並開始生産與原告工廠相同的玻璃鋼制品……2002年底原告在市場上發現由被告制造銷售的玻璃鋼船和原告的玻璃鋼船相同”。周鐵紅主張2002年底郭瑞剛就開始銷售與其外觀設計專利相同的玻璃鋼船,因本案專利的申請日爲2002年11月6日,授權日爲2003年12月24日,故郭瑞剛在2003年12月之前不可能通過專利文件知曉涉案外觀設計。周鐵紅稱張小東2002年4月離開時尚未生産出涉案專利的船,郭瑞剛也認可張小東沒有接觸過涉案專利。本院對雙方當事人詢問時,郭瑞剛主張被控侵權産品的設計制造是其通過改造現有産品自行設計完成的,但其明確表示沒有相關的設計圖紙。因先用權作爲對抗專利侵權指控的抗辯權,先用權人所實施技術或者外觀設計的來源是受到一定限制的,即應當是先用權人在專利申請日以前自行研究開發、設計或者合法從第三方取得的技術或者外觀設計。假使本案郭瑞剛在申請日前生産和銷售了被控侵權産品,其主張先用權抗辯時,也應當舉證證明其在申請日前實施的外觀設計具有合法的來源。故對郭瑞剛有關原審對享有先用權還需要具有其發明創造的正當合法性的認定于法無據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一審法院依據專利法和民法通則作出判決,二審法院維持了一審法院的侵權認定,在判決中僅引用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而沒有引用專利法的相關規定並無不當,不存在適用法律錯誤的情況。
  綜上,申請再審人郭瑞剛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郭瑞剛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王永昌
  代理审判员 李 剑
  代理审判员 罗 霞
二○○九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王 新
 
Copyright 2014 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All rights reserved.
番禺区人法院 邮箱: panyufayuan@163.com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为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