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案例指導

齐鲁众合公司与齐鲁证券公司 (2011)民申字第222号

发布时间:2013-04-21 15:47:12 来源: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書
                                      (2011)民申字第222号

  申請再審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山東齊魯衆合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于慧東,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劉道臣,北京市漢鼎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胡育,北京市漢鼎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南京太平南路證券營業部。
  負責人:朱濤,該營業部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張傑,北京天昊聯合知識産權代理有限公司商標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鄭洪,北京天昊聯合知識産權代理有限公司商標代理人。
  山東齊魯衆合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齊魯衆合公司)爲與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南京太平南路證券營業部(簡稱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糾紛一案,不服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0)蘇知民終字第12號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齊魯衆合公司申請再審稱,構成商標侵權不需要侵害者出于“惡意”這個要件,非“惡意”屬正當使用行爲的結論是對侵犯商標權行爲的違法放縱;企業名稱權和字號有聯系但存在顯著區別,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對“齊魯”不享有專有權,二審法院認定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有權使用“齊魯”是錯誤的;商品來源誤認僅是“誤認”的一種情況,讓相關公衆認爲二者具有特定聯系也屬于誤認的一種,二審法院僅憑二者不存在服務來源誤認就斷定沒有誤認的可能錯誤。請求撤銷原審法院判決,支持其一審訴訟請求。
  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提交意見認爲,齊魯證券有限公司企業名稱和字號取得日期早于齊魯衆合公司“齊魯”注冊商標取得時間。證券行業屬于國家特別審批的行業,實行市場准入制度,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作爲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的分支機構,在經營活動中使用“齊魯證券”以及“齊魯”是對公司名稱和字號的合理使用。齊魯證券有限公司投入了較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對其字號“齊魯證券”進行宣傳,該字號在同行業內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由于雙方實際經營範圍不同,不存在造成公衆混淆誤認的可能性。原審法院判決正確,請求駁回齊魯衆合公司的再審申請。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齊魯衆合公司成立于1995年5月31日,2006年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記載經營範圍爲:軟件開發與應用;網絡工程施工;提供科技企業投資咨詢服務。2009年4月2日,其經營範圍變更爲:軟硬件開發及批發零售;同年7月16日,又變更經營範圍爲:證券、期貨應用軟件的開發及銷售;硬件開發及銷售;科技企業投資咨詢(不含證券、期貨咨詢)。
  山東省信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信達公司)成立于2000年11月6日,經營範圍爲:投資、管理咨詢(不得經營金融業務);證券行情報價系統軟件研發;擔保業務;汽車、鋼材、建材的銷售。2001年7月14日,信達公司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商標局)核准注冊了“齊魯”文字商標,商標注冊證號爲第1603776,核定服務項目爲第36類:資本投資、基金投資、金融分析、金融咨詢、證券交易行情、期貨經紀、信托、受托管理、金融信息。2008年4月20日,信達公司將第1603776號商標許可齊魯衆合公司獨占使用。
  齊魯衆合公司爲證明其一直實際使用上述注冊商標,提供了下列證據:《財富時報》2003年6月23日《報考特刊》刊登了信達公司齊魯投資部宣傳“齊魯投資”及“齊魯”注冊商標的廣告,載明其主要業務爲:國有企業改制、企業並購、管理層收購、債權管理、資産管理、不良資産處置、項目投資、房地産投資、融資服務。該報2003年7月21日-27日周刊亦刊登了上述廣告內容。此外,《新晨報》2008年4月24日也刊登了近似的廣告內容。
  2000年7月25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證監會)向山東省人民政府下發證監函(2000)187號函,名稱爲《關于原則同意山東省8家信托投資公司所屬證券營業部聯合組建證券經紀公司的函》載明:原則同意你省將齊魯信托投資有限公司、山東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及淄博市、泰安市、煙台市、威海市、濟甯市、德州市信托投資有限公司所屬證券營業部聯合組建證券經紀公司的方案。2001年4月27日,證監會向山東省齊魯證券經紀有限公司籌建辦公室下發《關于同意山東省齊魯證券經紀有限公司開業的批複》文件。2001年12月9日,山東省齊魯證券經紀有限公司經核准變更爲齊魯證券有限公司。
  齊魯證券有限公司2009年的營業執照記載,經營範圍爲:證券的代理買賣,代理還本付息、分紅派系,證券代保管、鑒證,代理登記開戶,證券的承銷,證券的自營買賣,證券投資咨詢(含財物顧問),證券資産管理業務,經證監會批准的其他業務。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系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的分支機構。
  2009年3月6日,信達公司的代理人楊晔隽在公證人員的陪同下到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對營業廳大門進行了拍照,照片顯示,營業部店面招牌上使用“齊魯證券有限公司”文字及松樹圖形標識;楊晔隽從營業大廳內取得封面名稱分別爲“齊魯證券”、“齊魯證券業務介紹”5份。南京市鍾山公證處對以上過程進行了公證,並于當日出具(2009)蘇甯鍾證內經字第1346號公證書。以上宣傳冊上使用了“齊魯證券”文字及松樹圖形標識,還使用了“真誠待客戶滿意在齊魯”字樣。
  2009年3月31日,齊魯衆合公司以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侵犯其“齊魯”注冊商標專用權爲由,向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該營業部停止使用“齊魯”字樣的服務標識;停止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齊魯”文字;賠償其經濟損失100萬元。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爲:
  (一)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使用“齊魯”或“齊魯證券”文字的行爲是對其企業名稱的簡化使用行爲
  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是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的分支機構,“證券”是其所從事服務行業的名稱,“齊魯”是後者的字號。齊魯衆合公司指控該營業部在經營活動中將“齊魯”、“齊魯證券”文字作爲商標使用,對此,該營業部在使用“齊魯”文字時的語境是“真誠待客戶滿意在齊魯”,此處的“齊魯”顯然是指某個服務提供者,也即本案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企業名稱的簡稱;該營業部在使用“齊魯證券”文字時,均與“松樹”圖形同時使用,而“松樹”圖形是齊魯證券公司在第36類服務類別上正在申請注冊的商標,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在使用時均將“松樹圖形”與“齊魯證券”文字橫向並列使用,是對企業名稱的簡化使用行爲。
  (二)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在企業名稱中使用“齊魯”文字及簡化使用該企業名稱的行爲,不侵犯齊魯衆合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1.信達公司是涉案“齊魯”商標的注冊人,齊魯衆合公司系信達公司授權的該商標獨占許可使用人,其享有的商標專用權應受法律保護。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的企業名稱權是經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核准登記的合法權利,在一定區域範圍內亦受法律保護。當兩項權利不發生沖突時,各權利人均有權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行使各自的權利。
  2.齊魯衆合公司在第36類服務類別上注冊了“齊魯”商標,齊魯證券公司所從事的金融服務屬于第36類服務類別,故齊魯證券有限公司提供的服務與涉案商標類別屬于類似服務。但是,齊魯衆合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作爲被許可人在核定服務範圍內實際使用涉案注冊商標,其曾多次變更經營範圍,直到2009年7月16日本案訴訟期間才增加“證券、期貨應用軟件的開發及銷售”的經營範圍,而該經營範圍所涉及的商品或服務的類別與第36類服務類別並不相同。同時,因證券服務行業屬于國家規定的特許經營行業,獲許可經營的民事主體具有特定性和限制性,其所提供的服務具有較強的可識別性,與其他普通市場主體相混淆的可能性較小,相關公衆容易識別其服務來源。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在企業名稱中使用“齊魯”文字的行爲可能導致相關公衆對其服務來源産生錯誤認識,或産生與齊魯衆合公司有關的不恰當的聯想。
  3.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及其分支機構使用“齊魯”字號不具有攀附涉訴商標的侵權故意。齊魯證券有限公司最初籌建的時間可以追溯到2000年7月25日證監會發函同意其組建之時,2001年4月27日,證監會又發函同意其開業,則可以推定齊魯證券有限公司開始籌劃並擬定字號的時間應早于涉案商標公告時間。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的企業名稱中的“行政區劃”、“經營範圍”等部分內容雖然經過變更,但其字號“齊魯”自成立時起至今未經變更並一直處于使用狀態,齊魯證券有限公司投入了較大的財力、物力對字號進行宣傳,使其字號在同行業內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涉案商標因齊魯衆合公司的使用行爲而具有知名度。由于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始終致力于樹立自己的企業形象,而非故意攀附涉案商標,其主觀上不具有侵權故意。
  4.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作爲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的分支機構,有權在其經營活動中合理使用其企業字號,該營業部在經營活動中單獨使用“齊魯”或“齊魯證券”文字雖屬于對其企業字號的突出使用,但這種使用行爲是市場主體開展經營和進行宣傳的合理行爲,是正常經營的需要,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和消費者的需求。鑒于該營業部所從事行業的特殊性及齊魯衆合公司未在類似服務領域實際使用涉案商標,故不會導致相關公衆對兩者的服務來源産生混淆和誤認,該營業部合理簡化使用其企業名稱的行爲不侵犯齊魯衆合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一條、第五十二條第(五)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的規定,判決駁回齊魯衆合公司的訴訟請求。
  齊魯衆合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爲,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沒有侵犯齊魯衆合公司的商標專用權。(一)商標專用權和企業名稱(字號)權屬于不同的民事權利,系當事人依據不同的法定程序取得,如果企業名稱(字號)的使用不是出于攀附他人商標商譽等惡意,則屬正當使用行爲。本案中,根據證監會于2001年4月27日《關于同意山東省齊魯證券經紀有限公司開業的批複》的內容,可以證明在涉案“齊魯”商標尚未公告時,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就已籌劃並擬定使用“齊魯”字號。齊魯衆合公司亦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涉案商標在經核准注冊之前,作爲其使用的商業標識已具有較高知名度。故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在經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核准後取得並使用“齊魯”字號,客觀上顯然不存在攀附涉案商標商譽的故意,應屬正當使用。作爲其分支機構的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亦當然有權使用“齊魯”字號,對齊魯衆合公司要求該營業部在企業名稱中停止使用“齊魯”文字的請求不予支持。(二)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在其經營場所、宣傳資料等處使用“齊魯”和“齊魯證券”文字的行爲不構成侵權。齊魯衆合公司認爲,該營業部使用“齊魯”文字行爲系商標使用行爲,故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對此,商標侵權必須具備兩個構成要件:一是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近似的商標;二是容易使消費者産生誤認。本案中,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在簡化使用其企業字號過程中,雖然突出使用了“齊魯”、“齊魯證券”文字,但其對企業字號的突出使用行爲並不會使相關公衆對兩者的服務來源産生混淆和誤認。首先,齊魯是山東省的一種別稱,廣爲人知,其作爲注冊商標,顯著性較弱,而顯著性越弱的商標,其被混淆、被借用的可能性就越小。其次,該營業部從事的證券業務屬于國家規定的特許經營行業,有其特殊的服務方式,其在進行宣傳時使用企業字號代替企業全稱也是證券行業的習慣做法,僅此不足以使相關公衆將其與齊魯衆合公司産生混淆或誤認兩者有特定關系。第三,涉案“齊魯”商標核定服務項目雖然是36類,但齊魯衆合公司實際使用涉案商標範圍與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服務領域並不相同,而且本案中沒有證據表明齊魯衆合公司或“齊魯”商標具有一定知名度,該營業部作爲南京地區提供服務的企業,在使用“齊魯”字號時,相關公衆就更不會對兩者産生混淆和誤認。因此,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的突出使用行爲不侵犯齊魯衆合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院認爲,本案齊魯衆合公司對“齊魯”注冊商標享有被許可使用權,該商標核定使用範圍爲第36類服務類別,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及其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經營範圍屬于涉案“齊魯”注冊商標核定服務範圍。但齊魯衆合公司主張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侵犯其享有的涉案注冊商標許可使用權應否予以支持,需要進行綜合判斷。
  一、關于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在經營活動中使用“齊魯”、“齊魯證券”是否具有正當性問題
  首先,“齊魯”是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的字號,“證券”代表的是其從事的經營行業,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及其分支機構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在經營活動中使用“齊魯”、“齊魯證券”屬于對企業名稱的簡化使用,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其次,“齊魯”系山東省的別稱,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設在南京市,其在廣告語“真誠待客戶滿意在齊魯”中使用了“齊魯”文字,具有區分特定的經營者之寓意,該行爲並無不正當性。齊魯衆合公司以其享有“齊魯”注冊商標被許可使用權爲由,禁止他人合理使用“齊魯”文字沒有法律依據,不應予以支持。
  二、關于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是否侵犯齊魯衆合公司對涉案注冊商標享有的被許可使用權的問題
  本案中,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在簡化使用其企業字號時,突出使用了“齊魯”、“齊魯證券”文字,但是否構成侵犯齊魯衆合公司對涉案注冊商標享有的被許可使用權,原則上要以是否存在造成公衆混淆、誤認的可能性爲基礎,而判斷是否存在造成公衆混淆、誤認的可能性時,必須要考慮涉案注冊商標的顯著性,特別是其知名度。由于“齊魯”系山東省的別稱,故將其作爲注冊商標使用,本身顯著性較弱。本案涉案商標雖然核定服務類別爲36類,但注冊商標權人信達公司及其被許可使用人齊魯衆合公司經營範圍與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及其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經營範圍不同。鑒于國家對證券行業實行嚴格的市場准入制度,未取得《中華人民共和國經營證券業務許可證》的企業,不得從事特許證券經營業務。由于信達公司及齊魯衆合公司不具備從事特許證券業務的資格,且二者也沒有實際從事特許證券業務,故在該行業不存在知名度的問題,進而也就不可能使公衆對齊魯衆合公司與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經營主體及經營範圍産生混淆、誤認。爲此,一審、二審法院認定南京太平南路營業部未侵犯齊魯衆合公司對涉案注冊商標享有的被許可使用權並無不當,應予維持。
  綜上,齊魯衆合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山東齊魯衆合科技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审 判 长 于晓白
                                                 审 判 员 骆 电
                                                 代理审判员 王艳芳
                                               二〇一一年七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崔丽娜
 
Copyright 2014 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All rights reserved.
番禺区人法院 邮箱: panyufayuan@163.com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为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