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新聞中心 > 新聞宣傳

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郑某辉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

发布时间:2018-05-10 03:22:34 来源:

 

2018年5月10日上午,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郑某辉行贿案一审公开宣判。

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3年至2014年,被告人鄭某輝在東方花旗公司任資深業務總監期間,爲在廣州日報社下屬廣東廣州日報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粵傳媒”)並購上海香榭麗廣告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榭麗公司”)項目過程中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後七次賄送粵傳媒董事會秘書陳某超(另案處理)合共145萬元,其中幫助香榭麗公司葉某(另案處理)賄送陳某超15萬元、幫助香榭麗公司梁某欣(另案處理)賄送陳某超合共75萬元。公訴機關認爲,被告人鄭某輝無視國家法律,爲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情節嚴重,應當以行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番禺法院經審理認爲,被告人鄭某輝爲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其行爲已構成行賄罪;香榭麗公司爲謀取不正當利益而委托鄭某輝行賄國家工作人員,情節嚴重,對鄭某輝的行爲應當以單位行賄罪的共犯論處。鄭某輝一人犯數罪,依法應當數罪並罰。公訴機關指控鄭某輝行賄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惟指控鄭某輝幫助香榭麗公司賄送陳某超90万元行为定性有误,法院纠正定性为单位行贿罪。鉴于被告郑某辉在单位行贿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法院根据法定刑幅度、法定的量刑情节、酌定的量刑情节,并综合考虑郑某辉作案的具体事实,认罪态度及社会危害性等因素确定宣告刑,判决如下:被告人郑某辉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

 

【法官說法】

一、被告人鄭某輝爲何被認定犯行賄罪和單位行賄罪?

答:根據在案證據,被告人鄭某輝曾多次作認罪供述,且與其親自書寫的二份供詞能對應,與證人陳某超的證言在行受賄的時間、地點和金額等細節均能相互吻合。幫助香榭麗公司賄送事實中,有證人葉某的證言及相關款項來源的書證材料相印證。同時,同步錄音錄像反映鄭某輝的供述是在正常情況下自願交代簽署筆錄的,並有陳某超的任職身份資料等書證證實。以上證據足以證實鄭某輝有謀取不正當利益的主觀故意,客觀上實施了行賄行爲。上述證據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均指證鄭某輝行賄145萬元的事實。在145萬元中的90萬元,根據在案證據材料證實葉某款項來源是從香榭麗公司支出,且股東之間事前是有商議的,行賄的目的是使香榭麗公司能夠盡快被並購,希望陳某超能對香榭麗公司多多支持和關照。鄭某輝的供述與陳某超的證言相吻合,並且有銀行流水明細及産品置換現金等書證材料相印證,即該部分賄送款項實際是鄭某輝幫助香榭麗公司賄送,鄭某輝作爲單位行賄共同犯罪的共犯,其行爲構成單位行賄罪。公訴機關指控鄭某輝幫助香榭麗公司行賄90萬元的罪名有誤,法院予以糾正。在145萬元中的55萬元,經查是鄭某輝個人出資,且爲其個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所獲利益並未歸入其所在單位,故鄭某輝行賄55萬元的行爲應當以行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公訴機關原指控鄭某輝犯行賄罪情節嚴重不當,法院予以糾正。

 

二、在本案中法院如何啓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

答:在刑事訴訟中,申請排除非法證據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辯護人的應有權利,嚴格排除非法證據是辦案機關的法定義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國家安全部 司法部關于辦理刑事案件嚴格排除非法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一條至第五條規定,非法證據是: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的證據。采取毆打、違法使用戒具等暴力方法或者變相肉刑的惡劣手段,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遭受難以忍受的痛苦而違背意願作出的供述;采用以暴力或者嚴重損害本人及其近親屬合法權益等進行威脅的方法,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遭受難以忍受的痛苦而違背意願作出的供述;采用非法拘禁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對于這些非法證據依法應當予以排除。采用刑訊逼供方法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出供述,之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受該刑訊逼供行爲影響而作出的與該供述相同的重複性供述,應當一並排除,但下列情形除外:(一)偵查期間,根據控告、舉報或者自己發現等,偵查機關確認或者不能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證據而更換偵查人員,其他偵查人員再次訊問時告知訴訟權利和認罪的法律後果,犯罪嫌疑人自願供述的;(二)審查逮捕、審查起訴和審判期間,檢察人員、審判人員訊問時告知訴訟權利和認罪的法律後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願供述的。

被告人鄭某輝及其辯護人在法院開庭審理前提出非法證據排除的申請。法院要求其提供相關的線索和材料,並專門組織了鄭某輝及其辯護人、公訴人召開庭前會議,聽取並審查了鄭某輝及其辯護人的申請、公訴人提供的證據材料和說明意見。經審查,公訴機關在庭上出示的證據取證過程,未發現偵查機關有違規違法取證的行爲。對于被告人提出是立案前受刑訊逼供行爲影響而作出相同重複性認罪供述的意見,經審查,本案在立案後的偵查階段、審查逮捕、審查起訴階段被告人均作了多份有罪供述,所做訊問均是由不同司法機關的工作人員進行,並全面告知了被告人訴訟權利和認罪的法律後果,制作了同步錄音錄像,鄭某輝在閱讀筆錄後簽名確認無誤,同時有親筆供詞證實。被告人在此情況下仍多次作出有罪供述,符合上述法律除外情形的相關規定。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所提排除非法證據的申請,沒有明確的事實和證據支持,法院予以駁回。

 

三、對于辯護人提出被告人鄭某輝沒有經濟能力、後期項目完成後亦沒有行賄的動機去實施行賄的意見,法院爲何沒有采納?

答:經查,雖然辯護人提供了被告人鄭某輝的工資卡流水、證券公司的獎金證明、項目承攬確認書和項目完成時間等相關材料,但辯護人提供的僅是鄭某輝其中一個賬戶的收入明細,工資和獎金證明並不能涵蓋被告人所有的收入,辯護人以此理由說明被告人沒有經濟能力其主張沒有說服力;從本案材料反映該並購項目財務顧問費總金額達595萬元,鄭某輝同時擔任粵傳媒的獨立財務顧問,陳某超供述證明鄭某輝在並購成功後,可以從粵傳媒和香榭麗公司兩邊獲取巨大利益。故此辯護人提出被告人沒有經濟上的能力去行賄的意見法院不予采納;至于項目完成後行賄的動機。鄭某輝供述並購後是一家人,陳某超以後是領導,希望陳某超能給予關照,順利開展後續工作;同時感謝陳某超在並購過程中的幫忙,以後有項目會優先考慮跟其合作等,與陳某超的供述能夠相印證。由此可見鄭某輝在並購結束後繼續行賄陳某超具合理性,辯護人的該點意見法院不予采納。

 

 

Copyright 2014 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All rights reserved.
番禺区人法院 邮箱: panyufayuan@163.com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为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